名校校花的自述

那是在我读大二时发生的故事了,现在回想起来心房仍要阵阵狂跳。

记忆中那一年的夏天非常的热,南方的天气又是闷闷的那一种,火热的太阳已经落下好久了,余温还是很高的。

我们表演系的女生都特爱干净,每天的晚餐前一定要到学院浴室洗澡,仔细的一番沐浴后,还要争先恐后的往各自的身上涂抹上各式各样的护肤品。

我不欣赏那刻意的修饰,弄的全身上下不停的散发浓浓的异味──我只会轻轻的在身上擦一点花露水,我喜欢那种清凉的感觉。

然而由于我是学院中品貌卓绝的院花,略点清香的我所到之处又每每引的男生们伸颈寻香,后来我便有了一个优雅的称号:清凉美人。

我出众的美貌和窈窕的身姿让众多的女生艷羡不已,许多的男生更是自惭形秽,他们只有远远的或在我经过后对著我默默的投来火热的目光。

我似乎也能感觉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团火焰之中了,灿烂的光芒耀的他们睁不开眼睛。

我暗自庆幸自己生而为女儿身,感谢上苍赐与了我绝顶的标致。

就在我们的校园后面耸立著一座巍峨秀丽的山峰,那是情侣们的伊甸园,一对对的新人儿会在上面呆到很晚。

山上处处树林茂密,绿草荫荫;又有清泉涔涔,云蒸雾绕,景色怡人。

我与男朋友几次攜手相伴,流连于山水的美色之间,陶醉在编织未来五彩生活的梦裡,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生最大的一段屈辱经历就是从这如画般的山水间发生了。

那一天结束了学课,我像往常一样轻快的走出了高耸入云的教学楼,异样的色彩令我向西边的天际望去,只见落日的余辉将泣血的红色散向人间。

我隐隐预感到接下来将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万不应该的与男朋友吵了架,赌气的一个人登上了山顶,明本来是要来找我的,可是偏偏给其它的事情缠住了。

夜幕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降临了,城市白日裡的暄嚣渐渐沉静了下去。

轻雾渐起,昆虫低唱,风上林梢,月影移墙。

我独在山顶看那月光如水、繁星满天。

山下面城市裡的路灯陆续的亮起来,泛著霓红色的光彩,和万家的灯火连成一片了,我的心也被映的慢慢的明亮起来,郁闷的心情悄然散尽了。

好美的夜色哟!我不禁心旌摇荡,悠悠的沉浸在了思绪的瑕想中,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子夜的清风袭过来,拂动了我的长发,凉意悄悄的透浸了我的薄衫,我才发觉周围已无一人,我抬腕看了看手表,竟是午夜十二点了,微微感到自己有点冒失了。

我的身上仅仅穿了一件吊肩式的连衣裙,白天裡裸露在外雪白修长的手臂会使我亭亭玉立的身材更显高傲美丽,可是现在却感到有些凉了,我想起随身小包裡带有一件粉红色真丝外套,虽然单薄,但总能遮挡一下凶凶的扑面而来的凉风吧。

我拿出来抖开了穿在身上,薄薄的丝纱摩娑著我的肩膀,那温柔的抚触让我觉得心裡痒痒的。

我轻轻的嘆了口气:哎,还是回去吧,找不到我,他这时候一定是很著急的! 我站起了身,摆弄整齐下面被我坐的有点皱了的长裙,沿来时的小路慢慢的向山下走去。

白日裡高大挺拔的树木现在却像魔鬼一样黑乎乎毛骨悚然的杵立在路的两边,丛林深处折射出的凉意直透入我的心底,我的內心油然而生出一阵颤抖,不禁害怕的抱起了手臂。

长裙和高跟鞋是不适用于登山的,修葺的并不整齐的石阶让我的脚踝很快累的酸麻起来,而裙摆却总是故意的挡住我下山的视线。

我只好轻轻的拽高裙角,像电影裡鬼子兵探地雷那样一步步好难的迈著脚步。

想想自己狼狈的样子,我都要忍不住抿嘴轻笑了。

当我小心翼翼的转过山泉时,前面忽然袭来一阵山风,把我腰间的流苏和裙带吹的飘呀飘的,裙角也荡开了,几缕不安份的秀花挣脫了发夹的束缚,向著空中飞舞著。

我刚想抬起手去理順时,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把我从身后拦腰抱住;面前跟著跳出一个高大的身形,把一块带著刺鼻气味的毛巾捂上了我的口鼻!毫无防备的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猛然吸了一口气,浓烈的迷药順利的侵入了我的身体,我的意识立刻模糊起来,身前的黑影随著眼前的一切开始像水纹一样的浮动起来,耳边响起的淫笑声也似乎渐渐的远去并消失了,而自己却一下子全然没有了力气,慢慢的瘫软了下去……抢劫我的一共是三个人,他们把我扛下了山,塞进汽车裡,疯狂的向郊外驶去。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太晚了,车外黑漆漆的,不见了城市里面霓红色的路灯的光亮了,只听见外面飞驰的车轮磨的地面吱吱的响。

车里面汗臭塞鼻,酒气熏天,我被两个并排坐著的男人放在他们的大腿上仰面朝天的躺著,赤脚裸肩,衣襟尽开,四只手臂在我身上肆意的抚摸著。

我看见我的外套竟已被褪到了肘部,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臂膀了。

我里面穿在身上的连衣裙又薄又紧,白天裡既凉爽还可以显现出我如缎般的身段,可现在手摸在上面就如直接触在我的皮肤上一样的真切。

强劲的药力下我浑身绵绵无力,两个男人对我身体肆意的亵渎让我羞愧难忍。

后来汽车驶入了郊外一个偏僻的树林中,凹凸不平的路径让车身开始剧烈的颠簸,接著就有浓密的杂草划的车门漱漱的响,我的心不由的绷的紧紧的──我知道自己已被带到了树林的深处。

我不敢想也无瑕想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一切均恍然如在梦中。

车子一停下,我立刻被拖出了车门摔到了草地上,两个男人欺身而上将我按倒在地,我被强行摆弄成仰面朝天的姿势,我的手腕被他们一人一只紧紧压在地面上,流瀑般的长发铺在了我的肩膀下面。

我听到自己的耳坠碰到了地面上一块小石块了,叮叮作响。

凉凉的野草触到了我的脖茎,慌乱之际一个高大的身形迅疾的骑到了我纤柔的腰上,我惊恐的望著身上的男人,一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我看到他火辣辣的目光飢渴的盯著我的胸脯,眼里面流露出难以压抑的极度兴奋。

他端详了我一会儿后,两只大手迅速的伸到我的脖颈处,捉住了我的衣领,一下子撕开了我粉红色的外套,我清楚的听见上面的纽扣接二连三嘣嘣的被扯了下来。

他干脆把整件撕开了的外套从我的身下拽了出来,远远的丢开去。

我里面绿色的连衣裙是紧身束胸的,躺著的姿势让我原本丰满的胸部更加凸显,我看见连衣裙里面露出了薄薄的雪白色乳罩的花边了,我的心裡顿时产生一阵慌乱,掩饰身体的本能让我想用手挡一下,可手腕已被压的牢牢的,我平日引以为豪的婷婷玉立如出水芙蓉般有著动人曲线的身材第一次不情愿的展示给別人看。

我看见他一双闪著攫取光芒的眼睛盯著我坚挺的胸部看的呆住了,连嘴巴都忘记了闭上。

后来终于费力的吞了一下口水,跟著听到了他近乎惊叫的赞嘆声:果然是个大美人呀,今晚我们真的要做神仙了!我一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却见那双大手再次伸到了我的下巴处,掐住了我连衣裙的胸襟了,前后一扯,只听见嗤的一声,凉爽的感觉顿时侵占了我的全身——我里面的连衣裙已被他从上而下硬生生的撕成了两半,我最里面贴身穿著的乳白色高耸的胸罩和紧绷绷的內裤就展现在三个男人面前了。

啊,不要!我失声叫出口来,惊讶和恐惧已变成强烈的羞辱。

我看到他继续把手伸过来,竟是要除去我身上仅存的一点遮蔽。

让我们看看你光著身子的样子呵!他一边淫笑著说。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我拼命的挣扎喊叫起来,双腿在他的身后不住的踢蹬,却是丝毫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的侵犯。

他的两只大手从我的腋下粗暴的插入了我的身体下面,在我柔滑光洁的脊背上摩娑著,细细寻找著乳罩的搭口,他的上身几乎贴到我的身子上了,我看到他雄壮的胸部深深的起伏著,双手在我的后背游走,后来我感到紧绷绷的胸罩蓦然松驰了下来。

而他的双手却继续順著我的脊背,一直滑过了我的腰际,順手捉住了我的內裤蛮橫的褪下了我的双臀……等到我的身上被强行拨的一丝不挂的时候,药力和挣扎已经让我筋疲力竭了。

如此近距离的和一个健壮的男子赤身相对让我莫名的有点心神摇曳。

这种感觉只有在我和男友初时拥抱时产生过的,我没有想到与另外的男人也会这样。

我內心忽然生出一丝愧疚,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男朋友了,不应该对別的男人产生这种冲动。

我努力的将那股冲动压入心底,抬起了眼睛,艰难的舒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我猛然看见了他下面那根已然勃起正阵阵震动著的阴茎,像雄鸡一样高高的昂著头,居高临下的审视著我——它马上就要征服的猎物。

这是将满二十岁的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成熟的阳具,我的脑海裡立刻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名词:大鸡巴!我的目光瞬时避开了那个东西,羞的满脸通红,我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他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就要强行逼迫我和他发生性关系呀!他的呼吸也重新变的急促起来了。

他将头低下来抵到了我左侧的草地上,很自然的将他粗糙的脸面挨到我粉腻的面颊上轻轻的磨擦,我想这也许就是情人间的耳鬓厮磨吧,只不过我却是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我的耳垂,对著我白皙修长的脖子吹著暖气:你要记住了,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哟!我知道我的阴道裡第一次有了男人的阴茎;我知道那不是我心目中的男人的,却真真正正的是我的第一个男人的;我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会通过我俩交合在一起的性具的互相揉搓达到性欲的高潮从而将他身体里面的精液用他的大鸡巴注入到我的身体里面来,也就是真正的性交了,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动静。

后来按住我左手的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说:老大,还等什么?干她啊!按住我右手的那个人也说:是呀老大,干死她呵!只听我身上的那个人费力的说:好,我就干她一千下让你们开开眼,你俩数著!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体裡的阴茎开始动了,缓缓抽了下去,将要拔出时,却又停在阴道口了,稍稍休息后竟又慢慢顶了上来。

一!我听见旁边的两个看客异口同声的说道,阴茎又抽下去了,然后又顶了上来, 二!他们俩又数道。

我新鲜的阴道裡如何容得下这个蛮橫的不速之客?干涩的阴道遭到他粗大坚硬的阳具的磨擦让我苦不堪言,我听说少女的初夜是痛苦的,更何况自己的第一次便是被强奸!我咬著嘴唇忍受著,皱紧了眉头,就这样等到我听到数到六十的时候,我已是浑身战栗,再也忍受不住了, 哦,好痛!我失声叫了出来。

按住我右手手腕的人说:老大,这样不行!按著我左手的那个人说:老大,不如给她用点药吧?只听见我身上的人嗯 了一声,我立即听到了脚步声和开关车门的声音,一阵风将我的几缕凌乱的头发吹到我的脸上,我的面前多了一个鼓鼓的塑料球,是肚子大大脖茎长长的那种,里面充满了红色的药水。

只听我身上的人说道:喝下去就不疼了!我知道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药,我摇摇头说:我不要喝。

他嘿嘿一笑:这就由不得你了! 我的嘴被旁边的人用两只手掰开了,那药球长长的瓶颈硬硬的压住了我的舌头,向后一直伸到了我的舌根,天呵,这是专门为正在遭受强奸的女子设计的!我的喉咙裡射进了一股浓浓的药液,我无法抵御,只得咽了下去。

空药瓶被远远的扔掉了,我们四个人都安静了下来,黑暗笼罩的四周寂静的可怕。

我感到那凉凉的液体渐渐流进了我的胃裡。

不久我便感到浑身燥热起来了,大腿內侧和臀部开始发痒,乳房也在臌胀,而和他的交合处是又热又又麻又痒,天呵,他们给我喝的竟然是春药呀!很快的我的全身已是热气蒸腾,香汗淋漓,阴道随著他的抽插也不再干涩竟是渐渐润滑了。

而且一阵酥麻的快感从我们的交合处发出,电一样散布了我的全身,那美妙的感觉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让我难以压抑,我知道这便是性交的快感,男男女女就是为了享受它而结合在一起的,它是一种生理反应,不会因为我正在遭受强奸而失去。

可是,我却必须要忍住,绝不能让他们看出我此时已有了快感,我绝不能在这群色狼面前表现出我作为女人生理上脆弱的一面!可是那快感却愈来愈强烈,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我渐渐知道我终究是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反应了。

等到数到一百九十的时候我绝望的听到了我们下身交合处传来了水响的声音,我已经无法再掩饰了,我身体的反应表明我已被他给干出快感来了!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到:哈哈,有感觉了!顿时羞的满脸通红。

更可怕的是我身体裡的阴茎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而且变的更粗更长,那愈来愈强的鼓胀的快感顶著阴道壁强烈的冲击著我的大脑,我俩的呼吸都变的粗快起来,嗯嗯嗯 嗯,他先忍不住张开了嘴一边插著我一边哼著粗气,急促的气息不断吹到我的耳鬓,奇痒难耐。

我赶紧咬住嘴唇,生怕也会禁不住像他那样呻吟出声,那样的话我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呵,真没有想到下午还在与男朋友仅仅是拥抱温存,甚至很少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自己,到了晚上却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全身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性交了!眼前的一切恍然如在梦中。

而之后他的抽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我的整个身子也随著他的冲撞剧烈的摩擦著草地,天呵,四百多下了,他仍然保持著猛力的频率亳无衰退之像!我知道我跟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

我渐渐的被他插的阴户发烫,两眼冒著金星,胸脯剧烈的上下起伏,胸前的两个乳房活活跳跳的。

随著他的抽插我似乎进入了一种仙境,渐渐产生了一些幻觉:自己已经结婚了躺在洞房的花床上了,而趴在身上在和自己做爱的这个男人正是我的男朋友明,是我的真爱。

等他们数到六百六十的时候,我再也忍耐不住了,嗯嗯嗯嗯,我的呻吟声脫口而出并且越来越响亮,他很适时的将灼热的厚唇按到我的唇上,沉浸在春潮泛滥中的我不由的张开口将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立即纠缠在一起了,由于是上位又在剧烈的抽动,他的口水不断的产生注入到我的口中,到后来,他干脆将我的舌头吸进他的嘴裡,用嘴唇紧紧的含住,在他的口中肆意的玩弄著我,而我却无法用口呼吸了,阵阵的憋闷产生更加强烈的快感将我瞬时推上巅狂的高峰,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了我的每一处毛孔,我平生第一次性高潮终于来临了: 呵——!我张开嘴,无比舒畅的喊叫了一声,我的全身绷的紧紧的,阴道里面感觉一泉暖流奔涌而出,我的阴唇自动的紧紧含住了他的玉茎,阴道壁一阵痉挛收缩夹住了里面的龟头,我张著嘴,强烈的兴奋让我的全身失控了一样不停的哆嗦。

我的两个肩头不住的在剧烈的抖动著。

此时他很配合的停了下来,只是用两只有力的大手扣住我的肩头,将我牢牢的按在地上,耐心的等著我的高潮慢慢逝去,按住我的两个人已经松开了我的手站起了身,而我的手却一下子没有了力气,软软的摊在了草地上。

我绷紧的肌肉渐渐松弛了下来,全身的抖动也慢慢的平息了。

虽然刚刚遭受到的是强奸,可现在全身上下还是像吃了人参果一样说不出的舒畅。

经历了高潮后的我有些虚脫了。

他一直紧紧扳著我的肩膀的双手这时放开了我,撐在了地面上。

这样他的上身离开了我的胸部了,饱受挤压之苦的双乳若无其事的恢復了平日的丰满挺拔,我的呼吸也跟著稍稍順畅了许多,却感觉到乳房沟裡传来丝丝凉意,我意识到由于极度兴奋我的浑身已香汗淋漓,而乳房由于一直和他的胸部紧紧贴在一起汗水特別的多。

可到了这个时候他的整个阳具仍然胀胀的侵犯在我的蜜穴裡!他喘著粗气对我说:高潮过去了吗?没想到才这么几个回合你就败下阵来了!我羞愧无语。

而接著他那可怕的阴茎又开始动了,就像火车进了一个小站休息片刻后又开始起动了一样,仍然是那样的坚挺,那样的缓慢,那样的有力,一节一节的抽到阴道口后,用龟头在我的阴道口揠磨一圈后再一节一节的顶上来。

就这样他的不慌不忙的撩拨和春药的余力终于再次引诱起了我的兴奋。

嗯,嗯,呵,呵,我无奈的叫著,我怀疑这真的是我自己,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大学生的声音吗?我试图著去咬住自己的嘴唇,可快意的叫喊不断的衝口而出。

七百三十八,七百三十九!旁边的两个人不停的数著,津津有味的欣赏著我和他性交的过程。

每抽动一次,每数一声,我俩都不由的哼叫一下。

快感让我慢慢失去了理智,我渐渐开始配合他的抽动了,我把两腿向两侧分的开开的,将臀部主动的抬的高高的,好让他的阳具能更深的进入,双臂不由的抬起扶在了他粗圆的腰部。

(乱伦电影) 这时他意识到我在意志上已经彻底的崩溃了,于是就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他铁钳般的双手有力的握住了我肩臂猛然将我拽的坐立起来,我的屁股坐在了他分开的大腿上面了,我们两个人改成了赤裸裸搂抱一起的姿势。

那根粗壮无比的阴茎仍然坚挺的耸立在我的阴道里面,这一突来的变化让我惊讶不已,和他赤身相对的坐立性交让我无所适从,我万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种令女性如此害羞的性交体位,无地自容的垂下了头,他得意的露出了一丝淫笑,张开双臂,从后面揽住我的脊背,轻轻的拥我入怀。

他的双手渐渐滑向了我的臀部,扣住了我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时他的大腿向裡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将我的身子弹了起来,我吃惊的叫了一声,身体却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他那根粗壮的阴茎上了,而就这样子已完成了两人性具的一次磨擦,跟著第二次,第三次……我的身体完全被动的在他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继续承受著他对我的奸污。

他的阴茎已经深深的侵入进我的身体里面去了,虽然这种姿势下每一次的抽动都比较艰难,却给我们俩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刺激。

我很快的便支持不住了,钻心的痒让我的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际,双手揽住了他的胸膛。

他两只有力的手臂不住的托著我的双臀抬起放下,加上强烈的视觉刺激,我无比舒服的靠在他肩头嗯嗯的哼叫著,两人胸部的磨擦更让我兴奋难耐。

他再次热烈的将唇吻在我的上面了。

一阵甜蜜无比的交合后,我达到了第二次性高潮:呵——我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胸膛,挣脫了他唇的控制。

粗重的喘著气,下巴擔在他的肩膀上,沉醉的呻呤著,他停止了对我身体的提放,将我紧紧的搂在怀裡,我的阴精再次奔涌而出,而下身由于被他粗大的阴茎堵著,便留在了我的身子里面了。

高潮过后,我的羞愧更加深了一层,只有将头低低的埋到了他的胸膛下面,我只能看见他鼓胀的小腹和我纤细的腰肢靠在了一起。

两人的阴毛黑黑的连成一片了,他那粗大的阴茎看不见了,我知道在我的密穴里面,我真不知道这样的奸污何时才能结束。

就在这时他慢慢的将我推倒在地,我又被还原成原来的姿势了,他向后一撤身,抽出了那根奸淫我的阳具了。

我看见月光下那上面湿漉漉的闪著光芒,我知道那是他的还有我的身体里面分泌出的汁液,能让性交进行的更加順利的东西,是他轻而易舉的强奸我的帮凶。

他又一次捉住我的两只脚踝,却是分开来擔在他左右的肩膀上面,然后俯下身来,将阴茎依然插入到我的阴道里面。

我却被他沉重的身体压的蜷缩成屈辱的虾米形状了,我的膝盖几乎触到自己的胸部了,好在我的身体柔韧性比较好,否则真的会被他压的折伤腰背了。

但是这种姿势却让我的呼吸变的格外费力起来,而他的大鸡巴却是更方便的在我的阴道裡出出进进。

他重新牢牢的扳住我的肩头,这时我听见他对我说:今天我就叫你知道什么叫做欲仙不能、欲死不成!话音未落,他的抽动猛然变的颠狂起来,那情景就像奔驰的火车的活塞,通过他的腋下和我大腿间的空隙,我看到他身后高高翘起的的屁股像波浪一样不断的抬高坠落,而正面他那大鸡巴汹猛的捣击著我的蜜穴,他那结实的胯部有力的撞击著我光滑的大腿后面和圆润的屁股发出响亮的 啪啪啪啪的声音,他的每一次插入都尽力到达我身体他能侵略到的最深处,我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迎接著他每一次凶狠的冲击。

我们的交合处早已春水泛滥,噗嗤噗嗤抽插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一时间我只感到我的身下一槍乱舞,淫水飞溅,我难以压抑心房的狂跳,兴奋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胸脯剧烈的起伏著,痴醉的闭上了眼睛,而他却似乎有著无穷无尽的潜力,持久的对著我猛干不息,我很快再一次被他逼上了高潮:努力的抬起腰部,让他的阳具和我的下身不留一点空隙的紧紧吻在一起,他浓密坚硬的阴毛挤磨著我下面的阴蒂,阵阵快感让我难以忍耐!我的阴精再次奔泻而出,我向后仰起了头,兴奋的下巴高高抬起,我几乎是窒息了一样的哼叫著。

这时他忽然不顾一切的将我的双脚从他肩头分开去,我的脚后跟从他的肩头一直滑到了他的后腰处,他迅猛的抽插了十几下后,猛的趴到了我的身上,双臂快速穿过我的腋下,又从我的肩头扳过来,我柔软的身子再次被他紧紧的抱在怀裡了,我感觉自己的下身里面的阴茎前所未有的坚硬硕大,满满的填充了我的身子,那灼热感胀满感坚挺感勃动感让我魂飞魄散,我的双腿好想并起来以协助阴道夹住那根插的我欲仙欲死的阴茎,可他粗壮的身子却阻在我的双腿之间,我只有全力的夹住他粗圆的腰际,大腿內侧和交合处的酸麻感强烈却得不到抚慰,阵阵的快感逼的我几乎要晕厥过去了。

此时他的下身已是死死的顶在了我的阴户上面,全力的向我的阴道的最深处抵去,将他的性具不留一点空隙与我的紧密的交合在一起,而我也用尽全部的力气挺高我的腰跨,将他坚挺的阴茎完全吞没。

啊,啊——!他张开的嘴在我的耳边惬意的狂叫起来,塞在我的身子里面的阳具炽热如炬,坚硬如石,并开始了剧烈的勃动,同时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抱住我的身子连连的打著冷战,而就在下面的交合处,一股股的精液注入到我的身体里面了。

那一股股的精液又如利箭一般直射的我心旌激荡。

我知道这一刻的到来标志著我已经彻底的被他给干了。

射完最后一柱精液后,我俩绷紧的身子几乎同时一下子酥软了下来,他无力的瘫倒在我的身上。

经过了两次性高潮的我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他的阴茎渐渐变软,滑出了我的阴道。

而由于受到了太强烈持久的刺激,我柔嫩的阴唇仍不时的在微微的抖动著。

只听见一个声音说:老大,一千零二十四次!只见他站起了身子,穿上了衣服,而我仍然木然的躺在冰冷的草地上。

我能感觉到残留的精液从我的阴道口汩汩的流出,淌到了我屁股下面的草地上。

粘乎乎的精液将我原本干净柔亮的阴毛搞的湿漉漉乱糟糟的贴在我的阴道口的周围。

微风吹过来,我的下身和大腿內侧顿感冰凉,遭受了一番劫掠后,我的私处现在已是一片狼籍了。

泪水让我的视线模糊了,我看著那个黑乎乎的影子,就是这个陌生的男人第一次和我做了爱;就是这个男人把我由女孩变成了女人;就是这个男人让我平生第一次品嘗了性高潮的滋味;就是这个男人夺去了我宝贵的少女贞操。

我真不知道该恨他还是爱他,天呵,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要我有这样的经历?为什么?我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全身已经虚脫了,而这时东边的天际竟已发白,我抬腕看了看表:四点多了。

天呵,我竟然被他们整整轮奸了四个小时!我软软的手腕又无力的摊倒在草地上了。

我想到不多久今天的太阳仍然会崭新的升起来,可自己却已经沌洁不再了!我吃力的站起身,拣起自己被丢在远处的连衣裙和外套,连衣裙虽破好在还能蔽体,我拣去上面的枯草败叶后慢慢的穿上,捂著被他们撞击了无数次的隐隐作痛的小腹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出树林,挨到了附近的一座宾馆,我开了一套房间。

在浴池裡,我把水温调的高高的,整间浴室中热气蒸腾,我流著眼泪拼命的向身上涂抹著香皂和各种沐浴液,一遍遍的清洗自己的身子。

沐浴过后又无力的躺到宾馆干净柔软的大床上面,用毛毯将自己的身子裹的严严实实的。

经历了风驰电掣的我感觉到似乎仍在风雨中摇曳。

生命的绿色被突如其来的灾难重重的涂抹了一层灰色的油彩,美好的憧憬被难以预见的无情的现实击的支离破碎了。

点我呀!喜歡就分享給朋友,还可賺佣金!
赞 (0) 再撸一发

留言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注册

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