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精尽的花心少妇

爱;她问我愿不愿意和陌生人作爱。

我说那有什么;她说也不在乎。

于是我们几乎是一拍即合,如果不是当时时间不允许,我们几乎就要立刻见面了。

于是我们商定在9.1在马甸附近见面,主要是只有那时我才能暂时逃离老婆的管辖范围。

经过漫长的等待(实际上只有5天,但在从来没见过网友的我心中是如此的漫长),9.1终于来临,而我也开车来到约定的见面地点。

因为她有我的照片而我没有她的照片,所以我得等她。

我站在街头,看著四周穿梭来往的人们,心裡不停的勾画著她的模样,甚至还盘算著如果太对不起观众我该怎样一走了之。

大约5分鐘后,手机裡传来她的短消息:“我来了,希望你不要失望。

”我更加紧张,不停的四处张望,看看到底哪个女孩会朝我走来。

对面街边忽然有人对我笑,是个女的!我犹豫著是不是她,目光迟疑的望去。

那女孩笑著低下头从我面前5米处折向別处,又望了我一眼。

我的心动的跳起来,想对她笑却挤不出笑容,我还在迟疑到底是不是她。

这时已经走开去的她站住了,又扭过头,衝我招了招手。

是她了!我终于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快步走过去。

她很熟悉似的一下挽住我的胳膊,问:“没有失望吧!”我连忙说没有没有。

我确实没有失望,她个子很高,加上高跟鞋就差不多和我一般高了。头发长长的垂在背后,眼睛圆圆的,嘴唇丰满,屁股正如她自己说的很大,不过我喜欢,很女人味。

我们像对真正的情侣一样一边走一边说话。

因为已经在网上交流过很多次了,所以一点都没有陌生的感觉。

她说她特地挑了一套和我穿的衣服颜色相反的衣服,还挑逗似的在我耳边说之所以要穿凉鞋因为待会儿脫掉很方便。

弄得我几乎当街勃起。

简单的吃了饭之后我们按照事先说好的,到宾馆开了个房间。

才关好房门,窗帘都没来得及拉,她便背对著依偎到我怀裡。

我順势搂住她的腰,便去吻她的后颈。

她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双手绕过来摸我的脸,嘴裡低声的问我:“你是不是很想啊?”“当然想了。

”我一边吻她,一边用下面去摩擦她扭来扭去的大屁股。

她似乎很享受的仰起脸让我吻,嘴裡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呻吟,弄得我立刻勃起,手就要抓她的乳房。

没想到还没挨到衣服,她忽然一下挣脫我,笑著说:“我去衝衝。

”转身立刻就进了浴室。

我早料到她会有这么一步,便不管她,自顾脫了外衣,靠在床上,打开电视等她出来。

片刻,她出来了。

外衣已经脫掉,穿著里面的白色背心,乳罩显然已经脫掉了,乳头清晰的印在背心面上;她的下面缠著宾馆的白色浴巾,露出两条丰满的大腿,看上去好像一条毛巾做的超短裙。

我马上凑过去,想把她抱住。

她先是躲著我,躲了一会儿,突然抓住我的手,一下把我按倒在床上。

她俯下脸,长髮垂落在我脸上,看著我的眼睛,呵气如兰的说:“小羊羔,你现在想什么?”废话,当然想操你拉!我说:“想你。

”她问:“想我什么?”我如实回答:“想操你。

”说著便努力的抬起头试图去吻她的嘴唇。

她撒娇似的说:“呀,你好坏哦!”,一边半推半就的躲闪著,让我的嘴唇始终无法在她的脸上停留。

这样折腾了一阵,我和她都有些累了,彼此面对面的看著喘息。

休息了一会儿,我突然发力,猛然起身,终于反客为主,一下子把她压倒在了床上。

我俯下脸去亲她的脸,她还是左右摇晃著脸躲避我的嘴唇,不停的呻吟似的说:“你好坏啊”,弄得我下面坚挺上面却无法得手。

既然久攻不下,我不如转变目标。

我低下头,转而去吻她的胸脯。

她还是想不让我得手,但身子被我压著不能像脸那样乱动,手也只能一次遮一边胸脯,我轻易的隔著背心咬住了她的乳头。

这下她仿佛被点了穴似的,一下子就没了抵抗的力气,只顾瘫在那裡哼哼著那句:“你好坏哦。

”没了阻挡的我便一下子把背心推上去,两只白白的乳房顿时跳了出来,乳头硬硬的挺在上面,立刻被我的嘴唇吮住了。

这直接吮吸显然比隔靴搔痒要来得刺激,她的身子顿时开始泥鳅一样的扭动,嘴裡更是接连不断的呻吟起来。

看她那副动情的样子,我便一边吮吸她的乳头一边伸手下去想拉掉她的“毛巾超短裙”。

没想到她在舒服的娇哼之中居然还有心情和我对抗,手拼命的想阻止我的行动。

但我在上她在下,是无法阻止的,顶多只是阻挠。

我很快就把那条毛巾拉掉了,她的整个下身顿时一览无余,黑色的阴毛夹在丰满的大腿间,遮住了阴部。

既然她已经脫光了,我也不必再穿什么。

我很快的扒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赤裸裸的跪在她面前。

她一眼就看到了我勃起的阴茎,一边伸手过来抓一边坏笑著说:“我要把它弄断!”我说:“弄断了呆会儿就没法爽了。

”她说:“你很想吗?”我说:“对,你不想吗?”她不回答,只顾套弄我的阴茎。

我便去分她的大腿,手伸下去一摸……全湿了。

我笑著问她:“不想还那么湿?”她不好意思的笑了,指著我的阴茎说:“谁叫它那么硬!”我不想再跟她废话,一下子把她的双腿都架到肩上,试探著慢慢的把阴茎插下去。

因为不是很熟悉,插了两次都没找到洞口,还是她自己引导我,我才得以舒畅的整根插进。

一进去,她就发出一声极为舒缓的呻吟,眼睛迷离的看著我说:“哦,它好粗喔……”。

我没有回答,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抽插。

尽管我动作不大,可是每次插进她全是淫水的阴道裡还是会发出一声响亮的唧水声,听起来极为淫荡。

我一边插一边问她爽不爽?她哼哼著反问我:“你说呢?”我可不喜欢她老是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决定惩罚她一下。

我骤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边以极快的进出速度动作,一边再次问她爽不爽。

这下她可是明显爽翻了,嘴神经质的张大,先是没有什么声音,接著便忍不住大声的叫唤起来:“啊……啊……我要叫……我爽……”我一方面生怕她叫得太大声被人听见,另一方面这样猛烈的抽插我自己也吃不消,在狂插一阵后我又恢復了先前的缓慢。

她缓过气来,睁开湿润的眼睛,手爱怜的抚摸著我,嘴裡呢喃说:“啊……真好……好久没爽过了……你呢?”我点点头,低下头去吻她的唇。

这下她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张开嘴,伸出湿滑的舌头让我吮。

我一边接吻,一边慢慢的抽动,休息了一阵之后我决定再次衝刺。

我让她翻过去,趴在床上,屁股敲起来,湿漉漉的小穴正好在跪著的我的阴茎前。

我扶住她肥大白皙的屁股,很轻易的就从后面操了进去。

做过爱的人都知道这个姿势男人很省力也很舒服。

看著女人赤裸裸的趴在自己面前,肥大的屁股被自己粗黑的阴茎操得前后摆动,那种强烈的征服感甚至比快感更为刺激。

她趴在那裡,一声接一声的叫唤,混合著我的小腹撞击她的屁股和阴道裡发出的叽叽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也充斥了我们的全部身心。

从背后插进的快感要远远强烈于正常体位,我抽动了没多久就感觉到了射精的前奏。

我可不想射完之后趴在她的背后,于是我把她翻过来,又换成正常的男上女下式。

我高高的分开她的双腿,被高潮前的快感驱动著极其猛烈的冲击著她的阴道。

她随著我的抽动啊啊的叫著:“快啊快啊……努力啊……我要到了……啊……啊……”片刻,狂风暴雨似的抽动抵达了终点,我低吼著竭尽全力的射出积蓄已久的精液,她也紧紧的抱住我,随著我最后的抽动激动的在我耳边不停的呼喊著我的名字,身体扭动得几乎要掉下床去。

高潮的余波渐渐的散去,我趴在她的胸前呼呼的喘著粗气。

她静静的抱著我,胸脯也在大幅度的起伏。

我略有歉意的抬头对她说:“对不起……是不是有点快……”,她笑著回答道:“够了,我已经到了。

”说著她深深的给了我一个吻,说:“来,洗洗去。

”舒服的一起衝了个淋浴,我们又回到床上。

我们偎依在一起,像对夫妻一样一边说话一边看电视。

我什么都没穿,而她只是裹了一条浴巾。

看电视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抚摸她。

看著看著,或者说摸著摸著,她似乎又不行了,趴在我的胸前一个劲的哼哼。

这种娇软的呻吟最能令我兴奋,我才工作完毕的阴茎顿时又勃起了。

她的大腿一直压在我的下身,于是她感觉到了,抬起头看著我,撒娇似的说:“哎呀……怎么又硬了?”我可不客气,一把搂过她,一边伸手到她的浴巾裡摸她的乳房一边回答说:“因为我还想操你。

”她说声“讨厌!”一个翻身压到我的身上,手就去摸我的阴茎。

与此同时,我也把她的浴巾拉开了,两只乳房由于重力正好垂在我嘴边,我不失时机的咬了上去。

乳头被吮吸的快感可不是能轻易忍受的,她啊的娇哼一声,满足的看著我,轻声说:“啊……你轻点……人家都被你吸小啦……”我才不管呢,一边不停的吮吸,一边伸手从她的屁股后摸进去,立刻发现她又是湿得到处都是了。

我一边把手指插进她湿润的阴道裡抽动,一边明知故问的问她:“怎么又那么湿了……不是才要过吗?”她娇滴滴的说了声“讨厌”,便随著我的动作呼呼的娇喘起来。

我问:“怎么样?爽不爽?”她一边哦哦的哼哼,一边摇头说:“太细了……我要粗的……”哈哈,终于招了。

我抽出全是淫水的手指,说:“那你自己来吧。

”她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看样子是说自己来就自己来,然后用手扶住我的阴茎,分开腿,慢慢的坐下来。

看著自己粗大的阴茎被一个女人湿润的阴户一点一点的吞没的感觉真是很刺激,当她完全的坐到我的下身时,我和她都同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哦…………”。

她坐在我身上,眼睛半眯著,一边自言自语似说:“啊……好粗哦。

”一边开始摆动屁股。

因为我还没完全恢復元气,所以我躺著一动不动的让她自己动,只是不停的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和大腿。

也许是因为有点胖的原因,她动得很吃力,呼哧呼哧的喘著气,却不能给我带来过多的快感。

我忍不住以手肘撐床,自己开始往上挺下身。

随著阴茎有力的插进她阴道发出的噗噗声,她又开始受不了的大呼小叫。

我要逗逗她。

便动动停停,问她:“是你想还是我想?”她开始只是笑,不回答,后来我索性停住不动了,你不说我就不动,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反正我这么动也很吃力。

这下把她惹恼了,说:“你不想我还不想呢!”,便起身下床。

这时我看到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裡脫出来,带出好大一摊黏乎乎的淫水,竟然连著她的阴部和我的大腿上,拉了好长的一条。

我忍不住笑了:“你都那么湿了,还不想吗?”她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扭著屁股就进了浴室。

我可不能这么就饶了她。

我跟著跳下床,跟进浴室裡。

她正俯身去试浴缸的水温,丰满的屁股高高的翘在我面前。

我走过去,抓住她的腰,什么都不说就把阴茎从后面狠狠的插了去。

她显然料到我会这么做,嘴裡讨厌了一句,便老老实实的撐著浴缸沿任我插。

从来没在浴室裡做过的我觉得无比的刺激,阴茎不由的开始飞快的抽动,摩擦著她滑嫩的肉壁,噗嗤噗嗤的响个不停。

她先是低声的哼,然后转过脸来哀求的看著我,请求似的说:“我好想叫,啊……我可不可以叫啊?”我说你声音小点,免得被外面听到了不好。

她没等我说完已经开始不要命似的叫起来,啊啊的连接不停,声音在狭小的浴室裡回荡,显得十分的响亮,我怕被听到了,用手去捂她的嘴,没想到她居然一下咬住我的手,弄得我不得不一边享受下身的快感一边忍受手掌的疼痛。

背后插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坐到了盥洗台上,背靠墙壁上的镜子,双腿大大的分开,阴户赤裸裸的朝著我。

我站在她面前,抱起她的腿,稍微踮了踮脚,阴茎就正好在她阴部的位置。

我用手扒开她湿漉漉的阴唇,让那个令人销魂的粉红色肉洞完全暴露在我肿胀的龟头前,稍微一挺腰,便眼看著红红的龟头慢慢的钻进同样红润的肉洞裡,她便发出一声娇软的闷哼,眼神迷离的看著我,说:“来呀……来呀……我的小羊羔……”我扶住盥洗台的台面,立刻开始前后抽动。

她先是用娇媚的眼神看著我,然后便顽皮的从旁边的盥洗盆裡接来水淋在我们不停撞击的下部。

有了水的额外润滑,我的动作更加猛烈,她终于忍受不住,停止了一切与做爱无关的事情,转而专心致志的呻吟个不停。

于是浴室裡又一次被呻吟,喘息和唧水声所充满。

高潮的前奏很快就来临了。

我越来越快的抽动,她抱我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因为我是光著脚站在潮湿的浴室地板上,渐渐的随著力度的加大而有些站不稳。

好几次都差点滑出来,不过我发现这种几乎全根拔出的动作却使她更加快乐,她闭上了眼睛,全身都在发紧,嘴裡又在含糊的叫著说要到了要到了,让我越发的努力抽动。

片刻,精液涌动的感觉骤然而至,我们拼命的贴紧彼此的下身,让每一滴精液都深深的射进阴道裡。

我全身痉挛似的靠在她的肩膀上,听到她在我耳边歇斯底裡的发出最后一声快乐的呻吟:“啊~~~~”高潮一过,我们便跳进了旁边早已放满热水的浴缸裡,一人一头,半坐半躺的泡进热水裡,清洗身体順便休息一下。

她问我舒服吗?我点点头。

她又问,比跟老婆舒服吗?我说那当然,老婆哪能这么干?她笑了。

我问她觉得怎么样?她暧昧的反问我:“你说呢?”泡够了也休息够了,我们又回到床上,一起裹在被单裡偎依著看电视。

我边看手也不闲著,不停的在她身上游移。

不知怎的,她忽然不许我摸她。

我说我偏要摸,她说:“那我到另外一张床上去,哼!”我不管她,看著她似乎很坚决的裹著浴巾爬到隔壁的床上,笑著说:“哈哈,看你忍得住还是我忍得住。

”说完,我便自顾的躺下,假装不去看她,但是却故意把我已经开始勃起的阴茎裸露在被单外。

果然,只一会儿,她在那边就不安分了,又开始发出暧昧的哼哼。

我扭头看去,只见她面朝我这边侧躺著,身体蜷起来,手在身上和大腿之间像抚摸似的移动,一边动一边哦哦的呻吟。

她该不会是表演手淫秀吧。

一想到这儿我的阴茎立刻勃起,我也忍不住跳下床去,跑到她床边看个究竟。

她看到我过来了,假装生气的翻过身去,给我一个后脑勺,当然还有一个丰满的屁股。

我便伸手去摸她的屁股,手才到屁股沟裡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湿气。

使劲的插进去一摸,哈哈,又湿透了。

反正都做过两次了,我就懒得爱抚了,同样侧躺下去,稍微用手分开一下她的大腿,下身一用力,阴茎就再次回到她那令人想念的泽国水洞裡。

她哼哼著说我真坏,身子却迎向我,随著我的抽动一下下的扭动屁股,让我们都体验到更大的快感。

侧著身子不好使劲,我干了一阵便把她推过去,彻底趴著,光翘著个屁股让**。

她把脸埋在枕头裡,咬著枕头呜呜的叫著,屁股被我撞得啪啪做响。

毕竟已经**两个回合了,我干了一阵便觉得有些累了,便索性趴在她背后,让她柔软的屁股正好托住我的小腹,继续用力抽插。

她也感觉出我的疲惫,便主动的翻过身来,说:“小羊羔……………你累了,我来吧……”于是我便被她压到身下。

她骑坐在我身上,先把阴茎放到她的阴道裡,然后不急于动作,而是俯下身,脸很近的贴在我面前无限温柔的看著我,嘴张开,挑逗的衝我吐出湿润的舌头。

我自然一口咬了上去,她的嘴唇立刻和我贴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吮吸声。

一边接吻,她也一边开始动作。

因为脸被她的脸压著,我看不到她的动作,只感觉到她的阴道套在我的阴茎上开始快速的上下滑动,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快感使得我们停止了接吻,彼此都张大了嘴呼呼的喘气。

随著动作的加剧,她再这样半趴著就没法用力了。

于是她坐直了身子,半跪著迅速的上下起落。

我看到她的乳房因为全身的剧烈运动而不停的上下跳动,忍不住伸手去使劲的揉。

她便抓住我的手,一边呻吟一边帮助我更狂暴的揉搓她的乳房。

她和我老婆不一样,做爱时喜欢开著眼睛,不过我承认,看著女人一边呻吟一边虚著迷离的眼睛注视著自己的感觉真好。

这样半跪著动作应该很消耗体力的。

她上下动作了几分鐘就累得不行了,气喘吁吁的扑倒在我身上,嘴裡喃喃著:“累死我拉……累死我拉……”。

我笑道:“现在知道男人有多辛苦了吧?”她嘟起嘴,使劲的擂我的肩:“爽够了还说!”我哈哈笑著,也不躲,只是下身猛然向上一挺,仍然坚挺的阴茎立刻深深的刺进她的花心裡。

她嗳了一声,全身发硬,本能的直起身子。

我看準时机,双手抓紧她的腰,双腿曲起,支撐著下身一下一下往上挺,每一次都狠狠的插到她身体的最深处。

她先是啊啊的叫,不一会儿就突然咬紧牙关,一直注视著我的眼睛也闭上了,然后我就感觉她的阴道像张小嘴在拼命的吮吸我疯狂运动的阴茎。

我忍不住了,下身像触电一样激烈的抽动,手深深的陷进她的腰部。

随著精液的喷涌而出,我啊啊的低吼著,下身拼命朝上挺,几乎要把上面的她掀翻下去。

又一次激情结束了。

她气喘吁吁的倒在我怀裡,没有像前两次一样立刻起身去清理下身的汙物,看来她也累坏了。

四和五剩下的两次做爱就没什么可写的了。

我们洗澡,吃零食,看电视,聊天,休息够了,就直接做爱。

不需要什么前奏,她的阴部似乎从来没干过,让我可以直接插入。

尽管因为次数过多,龟头在插入时有些不适,可是一旦被她湿润的爱穴包裹住,我还是会忘乎所以的尽情抽动,享受人生的最大快乐。

第五次低吼著射出几乎没有的精液时,我知道该结束了。

此时时间已是下午5点半,我们整整做了近6个小时的爱,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我们最后一次共同淋浴后,不再光著身子偎依回床上,,而是穿好衣服,离开了这间弥漫著精液和汗液的味道的房间。

这次极度疯狂的5次大战,令我第一次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性能力竟有如此的潜力。

因为事后我无一丝倦意,第二天仍然让老婆满足了一回,丝毫没有大战后的疲态。

而她却因为性事过度第二天小腹痛了一天。

点我呀!喜歡就分享給朋友,还可賺佣金!
赞 (0) 再撸一发

留言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注册

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