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熟母

第一章  
 
「扣扣扣」,不等我回应,父亲就推开门进来了,问道:「看见你妈没有?  
 
吃完早饭我就没看见她人。」虽然书桌足够宽大,而且由于摆放的位置使得到我房间来的人即使走到书桌跟前也无法看见 我被书桌挡住的下半身,但我还是下意识地直了直身板,若无其事地回答:「没有啊,呃……是不是去楼下超市了?」不过说 话的时候,我眼睛一直盯着计算机屏幕,没敢直视父亲。  
 
父亲不疑有它,「哦」了一声就准备出去。  
 
我心中一动,一手悄悄伸向两腿之间按了按,同时叫住父亲:「那个,爸,你找我妈啥事啊?」感受着胯下阴茎上传来的 温暖湿润和明白我用意的缓缓吞吐,我惬意地眯了眯眼,以至于大腿上被一双芊芊玉手拧了一下的小小疼痛完全就可以忽略了 。不过我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种「以下犯上」的行为,趁着父亲还没转过身来,狠狠地挺了两下腰。  
 
父亲转回身说:「没什么事,就想问问她今天给花浇过水了没有,没有的话我现在上去浇水去了。」感觉到胯间螓首上下 点了点,我对父亲说:「哦,我记得妈今天已经去浇过了,她去楼顶上的时候我刚好碰见了,她说是上去浇水来着。」「哦」 ,父亲点点头,「那我就不上去了,我到老孙家打牌去了,回头看见你妈告诉她一声。你也别一放假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玩 计算机,出去活动活动也好啊。」我点头答应了,父亲也随即离开了书房。  
 
听到客厅大门关上的声音,我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一直还在乖巧地吞吐着我肉棒的女人:「好了,你也听到了 ,爸出门去了,这下可以放心了,出来吧——妈!「是的,你没听错我也没写错,这个被我按在胯下驯服地为我口交的女人, 是我母亲,那个在正常意义下最不可能和我有肉体关系的女人。  
 
母亲抬起头,水汪汪地眼睛里满是春情,嗔道:「你这熊孩子,就爱弄这些让人心惊肉跳的事,明明开始你爸都要出你房 间了你还故意把他叫回来。这还不算,还非得让我动着,万一你爸发现了看你这坏东西怎么死!」一边说着一边屈指弹了弹我 还直愣愣翘着的肉棒。  
 
我笑着伸手过去把玩着母亲丰满略坠的乳房,漫不经心地答道:「就我爸那马大哈的性子,他要发现早发现了。再说了, 你不也挺喜欢刺激的吗,你看你腿上!」母亲一低头,只见肉灰色开档裤袜包裹着的两条修长大腿的内侧有着明显的水迹,不 由得语塞。  
 
我哈哈一乐:「妈,咱们娘儿俩就别整那些虚的了,来,给我好好含一会儿,刚才怕弄出动静来也不敢玩深喉,这下爸不 在了我可得爽一把!」说完我把宽大的计算机椅转了个向,一屁股坐下,两腿大张着冲母亲找了招手,青筋暴起的鸡巴斜指着 天空,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母亲那温暖湿润的小嘴里。  
 
母亲笑道:「瞧你那副大爷的样子!」但母亲媚得快滴出水来的美眸里可是满溢着和我一样的欲情,直勾勾地盯着我这根 耀武扬威的狰狞肉棒,没有丝毫的不满的情绪。  
 
她刚迈步,我急忙指指地上。  
 
母亲白了我一眼,终究还是乖乖的四肢着地,晃动着她圆润的丰臀向我爬了过来,那张即将被我蹂躏的红润小嘴还不停嘟 囔着,我压根也没听,总之不外乎是小兔崽子就爱折腾老娘之类的,只是兴奋地看着母亲裹在肉灰色裤袜里的美臀摇摆出的诱 人臀浪,本来就暴涨的鸡巴忍不住跳了两下。  
 
短短的几步路,我却感觉母亲像爬了几个小时,当她爬到我跟前刚抬起头刚说了个「我……」,就被我急不可耐地一把抓 着她脑后的秀发往我胯下一按,硬得已经有些发痛的肉棒挤开母亲红润的双唇蛮不讲理地插了进去,连根没入母亲的樱桃小嘴 ,直接来了个深喉。  
 
感受着母亲因猛烈的异物侵入而绷紧的喉管紧紧箍住我滚烫的肉棒带来的舒爽感觉,我死死按住剧烈挣扎的母亲,好几秒 钟之后才松开手让肉棒从母亲嘴里退出来。  
 
母亲立刻狠狠地咳嗽起来,貌似不仅是口水,连胃液都咳出来了。  
 
等了好一会儿母亲才平息下来,愤愤地给了我一巴掌:「小畜生,想弄死你妈啊!」我笑嘻嘻地受了这一下,把母亲抱到 我腿上坐下,一边爱不释手地揉捏着母亲的丰臀美腿,裤袜细腻的丝滑质感和母亲的肉感搭配起来的手感绝对是1+1>2的极致享 受,一边嬉皮笑脸地解释:「谁让妈你太性感太诱人了,再说从昨天到现在我可一直没射过,憋都快憋死了,妈你再这么甩着 奶子晃着屁股地爬过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话母亲听了显然很受用,主动用丰盈的大腿蹭着我坚挺的肉棒,上半身凑过 来送上一个香吻。  
 
我美美地品尝了一下母亲的红唇香舌,又让她跪到我面前给我口交。  
 
母亲灵活柔嫩的舌头围着粗壮的棒身打转,小嘴张成O型,努力吞吐着肉棒,时不时给我深喉一下,爽得我连连吸气。  
 
感觉差不多了,我示意母亲停下,背对着我跪趴在地上,包裹在肉灰色半透明开档裤袜内的丰臀高高翘起,还伴随着缓缓 的扭动,半侧的娇美脸庞上满是春意,股间早就已经小溪潺潺,连精巧的褐色菊蕾都闪烁着水光。  
 
我满意地伸出食指探入母亲诱人的肛门抠挖了几下,母亲扭了扭屁股,低低地哼了两声,驯服地把丰满白皙的桃形蜜臀翘 得更高了些以方便我肆虐的怪手。  
 
我扎着马步,双手抓住母亲的臀瓣往两边分开,硕大的紫色龟头顶在母亲小巧的肛门上,缓缓用力向内插入。  
 
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润滑,母亲的肛门自从被我开发以后也用了快一年了,但每次被粗大的肉棒插入后庭还是会让母亲不 由自主的紧张。  
 
本来母亲的肛门就比她前面的小穴紧,再这么不自觉的一用力,倒是每次都让我爽得不行,那又紧又热的感觉和插入母亲 阴道相比别有风味,所以现在基本上每天我都要先在母亲直肠内射出一次,惹得母亲拿这调侃我是不是用同性恋倾向。  
 
「哼」,我要是同性恋,我爸的这顶绿帽子恐怕就不会是我给他戴上的了。  
 
毕竟也算是老马识途了,在母亲紧窄的菊肛顶不住压力吞下了我整颗龟头之后,后面的棒身再进去就轻松多了。我双手揉 捏着母亲的丝臀,两腿也贴紧了母亲丰腴修长的丝袜美腿,一边享受肌肤上传来的柔腻丝袜质感,一边享受着母亲紧窄温润的 菊肛紧箍肉棒的快感。  
 
在慢慢抽插了几十下母亲放松下来以后,我腰部开始发力,跨骑在母亲高高撅起的丰臀上,粗长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迅猛 地奸淫着母亲的肛门。  
 
从衣柜镜子里可以看到这样一幅淫靡的景象:「丰乳肥臀、身上仅着吊带镂空雕花肉灰色半透明裤袜的中年美妇跪伏在地 上,一只手伸到胯下刺激着自己勃起的阴蒂,像饥渴的雌兽一样贪婪地索求着年轻火热的肉棒,面容稚嫩的少年则跨骑在身下 熟妇的肥臀上,用他几乎与成人无异的粗大肉棒酣畅淋漓地奸淫着熟妇的肛门,双手也不停地揉捏把玩着胯下被不断撞击的肥 美丝臀。」而正进行着肉体最紧密接触的两人,同时还是世俗间关系最为亲密的两人:「母亲和儿子。  
 
」慢慢地,我一边操着母亲的屁眼,一边俯下身去,双手也从母亲的丝袜美腿丰臀移到了胸前的一对硕乳上,由于是跪伏 的姿势,母亲丰满的乳房几乎要碰到地了,本就兴奋勃起的乳头更是时不时会因为我大力的冲撞而摩擦着地面。  
 
我把玩着母亲那对自我断奶后就本该无缘再见的美乳,虽然没有母亲修长的丝袜美腿那样让我沉迷,但手感也是相当不错 ,柔软硕大又有质感,像是熟透了的蜜桃,无怪乎母亲平时穿件稍微低胸一点的父亲就颇有微词,总觉得母亲胸露得太多—— 关键还是母亲的D罩杯在国内委实可以算巨乳了,稍微露一点就够吸引人的了。  
 
其实他还没见着他不在家时我为母亲规定的那些着装呢,老头子要见着了一准得闭过气去,和那些火辣暴露的衣服一比母 亲平日的穿的只能叫保守,旁人见了最多小小的惊艳一下罢了,再说现在人什么没见识过,我妈这样的熟妇只有在床上才能真 正体会出极品来。  
 
当然了,我爸是那种典型的50后,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传统古板,每每气温一升高,老头子出一次门就要感叹一番「 世风日下」之类的。所以母亲平时穿出门去的比那些十八九岁、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严实多了——话说回来,真要露多了别说 老头子要暴跳如雷,我也得吃醋了。  
 
呃,扯远了,还是把注意力回到我身下这具美肉上吧,当我俯下身子趴在母亲光洁的裸背上一边肆意抽插她紧凑的菊肛一 边把玩手感极佳的丰乳,不时的把母亲的乳头拉得老长,让沉溺于儿子粗暴肛交带来的肉欲快感的母亲不时在呻吟中夹上一两 声低低痛呼。  
 
黝黑粗长的肉棒在母亲两瓣光洁如玉的丰臀中来回抽插,这淫靡的一幕落在眼里让我很快就觉得快感一阵阵涌来,感觉再 照这个频率动作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要射了,我「啵」的一声拔出肉棒。  
 
母亲原本紧闭的菊肛被撑得浑圆,一时无法立刻闭紧,可以看见鲜红的肉壁。  
 
我惬意地拍拍母亲丝袜包裹下的艳臀:「妈,今天第一发是射你屁眼里还是屄里!」母亲喘息着回答:「就射屁眼里吧, 你爸今天估计会在家睡,万一他要……你射屄里怕老头子会发现。」我一撇嘴:「老头子昨天可刚飞回来,有这么好的兴致和 体力?」说着顺手在母亲的浑圆丝臀上拍了个脆的。  
 
母亲「哎呦」了一声,不满地扭扭屁股:「小东西你轻点儿。虽说现在你爸基本上也不会提那方面要求了,可老头子有时 候会用手又摸又抠的,被他摸到了就算想不到是他的好儿子给他戴的绿帽子你妈我可没的跑啊!」「哈,老头子倒是身体力行 自己动手啊!」我乐了,看来老头子对母亲这身媚肉还是很迷恋的,可惜岁数不饶人,毕竟他快60的人了,母亲可正是如狼似 虎的年纪,老头子向来不敢轻启战端,主要就是怕满足不了母亲。虽然母亲不会说什么,但男人嘛,没有比什么面对欲求不满 的性感妻子自己却有心无力更觉得没面子的。所以自从母亲被我弄上手以后,我就示意母亲尽可能拒绝父亲偶尔的求欢,父亲 在床上面对母亲可从来没什么一家之主的威风,被母亲拒绝了几次之后基本上也就断了这方面念头,没想到老头子还有这一手 ——呃,他确实是用手倒没错。  
 
「对了,我爸他要是摸着摸着兴奋了硬起来咋办?」我也子承父业地抠弄着母亲湿润温暖的蜜穴,随口问道。  
 
「咋办,毕竟是两口子,还能让你爸硬憋着啊。不过老头子现在一般弄个十几二十下也就射了,可没法和你比,而且你爸 还得戴套。「母亲也伸出手缓缓套弄着我湿漉漉的肉棒,温暖而又稍带粗糙的指腹还时不时地刮蹭敏感的龟头。  
 
我休息了一阵,感觉射精的欲望退了一些,握着仍然坚挺的阴茎站了了起来「妈,这回用像那次看的漫画上的姿势试试吧 ,我当时看了就觉得挺刺激的,一直想试一下呢!「母亲乖巧地点点头,站起身来,两腿挺直分开,上半身向前倾倒直到双手 触到地面,从这个动作再加上母亲丝脚下踩着的七厘米鞋跟的高跟鞋,母亲身体的柔韧性可见一斑,当然,也因为母亲身材一 直保持得相当好,纤腰丰胸,长腿俏臀。  
 
裸露出所有的女性器官,只穿着包住浑圆丰臀和修长美腿的肉灰色半透明开档裤袜,配着黑色漆皮尖头系带高跟,四肢着 地,高耸的两瓣丰臀间精巧的菊蕾和肉红色的阴唇都闪着水光,一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布满潮红的脸庞,柔软饱满的丰乳随着 呼吸微微颤动,挺耸的乳头暴露出女人已经完全兴奋了。这样一个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交媾气息的熟妇,摆出这种予取予求的姿 势,无疑让身为儿子的我格外有雄性征服雌性的成功感与满足感。  
 
走到母亲身后,牢牢把住她的桃形艳臀,手指深深地陷入了丰腴的臀肉中,这次肉棒直指母亲的蜜穴。虽然没有母亲肛门 被使用的次数多,但也算是熟门熟路,我几乎都没低头看,整根粗长的肉棒就轻易连根没入了母亲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虽然 没有后庭那种紧箍肉棒的快感,但里面又湿又热,重门迭户,特别是母亲在肉棒插进去以后陡然拔高的媚声娇吟和完全占有母 亲重返桃园圣地的满足感也总是让我沉迷不已。  
 
从前面干不需要再等母亲适应了,何况母亲的蜜穴都快泛滥成灾了,我上来就是大起大落的抽插,双腿也贴紧了母亲肉灰 色裤袜包裹下的修长美腿,感受着抽插时与丝袜摩擦的快感。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就听见我和母亲肉体撞击的啪啪响声,肉棒 进出爱液横溢的蜜穴时咕唧咕唧的水声,夹杂着母亲一浪高过一浪的娇吟、时不时迸出的 「啊,啊,再用点力」、我粗重的喘 息和「妈妈、妈妈」的低吼,构成了一室背德逆伦的春情。  
 
这样一鼓作气的狠干了近百下,龟头上酥麻的感觉阵阵传来,母亲也知道我快要射了,勉力扭过头来对我说:「别忘了, 不能射在前面。」我顾不上说话,点点头,大力地往母亲花心深处顶了几下。  
 
母亲腿一软差点瘫下去,得亏我已经改为搂着她的腰了。又抽插了几十下,我猛地拔出杀气腾腾的肉棒迅速插入了母亲柔 腻的肛门里,猛力抽查了几下,伴着我一声低吼,肉棒死死顶入母亲屁眼深处,大股大股地精液射在了母亲直肠里。  
 
我一边眯着眼享受射精的快感,一边调侃母亲:「妈,自从我干过你屁眼以后,你大概就没有便秘过吧?」母亲用力收缩 了一下菊肛,爽的我打了个寒颤,腻声嗔道:「还好意思说,第一次被你个小东西弄了屁眼之后妈连打个喷嚏都要去换条内裤 ,好几天都不敢坐实了,走路也不自在,你爸问我我只好告诉他是痔疮犯了。」我把还没完全软下来的肉棒又用力往母亲紧窄 的肛门里顶了顶,继续把玩着母亲的丝臀美腿,直到阴茎完全软下来才任由它自己从母亲随之闭紧的肛门里滑出来。  
 
母亲无力的趴伏到地板上,疲惫而又满足。  
 
我活动了一下身子,打横抱起母亲,「地上还挺凉的,儿子现在服侍你一下,抱你去洗澡。」母亲虽然身材修长丰腴,但 在我一米八多的个头前面还是显得很小巧玲珑,我抱着母亲倒也没觉得有多吃力。  
 
我们母子俩在浴室呆了半个多小时,洗去一身的汗水和交合后的气息,当然中间也少不了我对着母亲舔乳摸阴大肆揩油, 不过因为刚射过阴茎暂时硬不起来没有真个提枪上马,但也弄得母亲娇喘吁吁,从浴室出来还眼眸迷离两腿发软。  
 
看看时间才刚过八点半,母亲一身慵懒地说要上床补个觉。  
 
我笑嘻嘻地在母亲丰臀上捏了一把,「被儿子干得浑身发软了吧?」母亲白了我一眼,径自进房间睡觉去了。  
 
我伸了个懒腰,感觉也有些发困。昨晚上刷副本刷到快凌晨一点,刚刚又在母亲身上发泄了一通,现在松弛下来还真觉得 眼皮发粘,索性也跟在母亲屁股后面钻到主卧的大床上躺下了。  
 
母亲吃了一惊,「你怎么躺这儿来了?要睡回你自个儿屋睡去,不然回来让老头子看见了他可得唠叨半天了。」我和母亲 感情一直很好,老头子只以为是母子情深,打死他也想不到两年前这份母子之情已经掺杂了男女欲情,所以母亲倒不担心父亲 看到我和母亲躺在一张床上会想到乱伦这么劲爆的话题,但是父亲肯定会说母亲太娇惯我而我一个大小伙子老粘着妈妈像个长 不大的孩子之类的,所以母亲还是要把我轰下床。  
 
我死缠烂打,抱住母亲柔软的腰肢不松手:「爸说他去孙叔家里打牌,多半中午又不会回来了,再说就算老头子突然杀回 来我跑回自己房间也来得及啊巴拉巴拉巴拉……」母亲终究宠溺我惯了,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不过要求我把睡衣穿上,她 自己也套了件睡裙。  
 
本来我还想要母亲穿上丝袜,母亲狠狠地攥住我腰上的嫩肉,一边用力一边恶狠狠地让我重复一遍,我很惭愧地没有发扬 革命先烈的作风,稍一受刑我就缴械投降了。  
 
不过在我不屈不挠的坚持下,母亲睡裙下面没穿内衣。  
 
我搂着母亲温香软玉的身体,下身紧贴母亲修长丰满的大腿,把半软不硬的肉棒勉强挤入母亲温润的蜜穴,这才心满意足 的沉沉睡去。  
 
第二章  
 
当我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母亲早就不在床上了。我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还是暑假爽, 可以熬夜打游戏第二天再补觉,当然了,这一点全国的中学、生都可以享受——什么,你问补课?这是色文啊老大,你认为作 者大神会允许出现那种破坏氛围的设定吗?——但是放眼全国甚至全球也没几个拥有像我母亲这样一个满足儿子性幻想的美艳 熟母吧,嘿嘿!  
 
看来父亲打牌还没回来,我索性光着就直接走出了父母的卧室。话说老头子自从退居二线之后就无所事事,经过我和母亲 的大力怂恿终于培养除了对国粹麻将的爱好,而且和比他早一年退下来的老孙凑成了牌搭子。想想也好笑,当初他和老孙都是 局里的副职,两人为了局长的位置明争暗斗,背地里不知道给对方下了多少绊子,结果三年前老孙年龄到了退了下来,老头子 当时高兴了好几宿,结果第二年他自己也到线了,而且和老孙一样到走了也没捞上个正职。  
 
老哥俩都闲在家里以后,因为住在同一个小区,在小区的棋牌室常碰面,一来二去的倒是来了出将相和——当然以母亲的 说法就是两老东西都不是什么好鸟,不然也尿不到一个槽里,总之两个人就凑成了一对好基友,在小区棋牌室狼狈为奸称霸天 下,配合得倒是意外的默契,所以即便去年老孙搬去和儿子一起住了父亲也不辞辛苦的开车穿过半个城市去找他打牌。据父亲 回来吹嘘说老孙儿子家的小区附近的棋牌室已经被他们攻占了六成——也就是说基本上有一半多的已经把这二位列入黑名单了 ,主要是俩老头太没羞没臊,你说你作弊也低调点儿,非得整个大四喜大三元跟不要钱似的连番出,但凡不是缺心眼的都能看 出有猫腻。不过他们倒是乐此不疲,每天父亲开车接上老孙他们就流窜于城市的各个棋牌室。  
 
说这么多,我是对父亲这么折腾可是举五肢赞成:这样一来留给我和母亲单独相处的时间可就大大增加了,对于母亲的一 身美肉我可是再长时间也玩不腻的。  
 
屋里没人,看门口的拖鞋母亲应该是去菜场了。我趴在客厅的窗口往外张望了一会,果然没多久就看见母亲的身影出现在 了楼下,手里还提了几个袋子。我坐在窗口欣赏着母亲婀娜的身姿,母亲这次换上了一袭浅蓝色碎花的无袖旗袍,把丰腴高挑 的身材勾勒出足够魅惑的曲线,腿上是Wolford的透明肉色丝袜,脚下蹬着一双银色鱼嘴高跟凉拖,既不张扬又显出成 熟女性的风韵。我忍不住暗赞了自己一声:像母亲这样的美艳熟女和旗袍丝袜高跟果然是绝配,我给她建议的这身打扮绝对是 锦上添花火上浇油啊。母亲以前是学过舞蹈的,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再配上从旗袍开衩处随着走动露出的粉光致致的丝袜美腿 ,实在是让我没法不感叹自己艳福非浅。当然了,母亲毕竟是快四十的人了,虽然养尊处优精心保养,但眼角额头都有了鱼尾 纹,丰满硕大的乳房也是靠着胸罩的撑托才没有显出有些下垂,小腹也有了些许赘肉。但这样的点点不足,却更让我这个熟女 控对充满女性韵味的母亲格外着迷。  
 
母亲开门进了屋,压根没注意到我已经起床了,放下手上的东西就弯腰换鞋。  
 
我不知道女人换鞋是不是都是只弯腰不蹲下的——我每次在换鞋不是或蹲或坐在地上就是直接把鞋踩下来,不过母亲手扶 着门框弯腰屈膝的姿势倒是让我眼睛又狠吃了一顿冰淇淋:这样的姿势不仅显得母亲格外蜂腰隆臀,而且几乎把整条丝袜美腿 都从旗袍的开襟处显露出来,视力好的都可以看到丝袜末端在腿跟处的蕾丝花边了。  
 
我悄无声息地走到母亲身后,猛地一把抱住母亲纤腰,已经回复了活力的坚挺肉棒顶在母亲的翘臀上,半个龟头都陷进了 母亲柔软的臀肉里。母亲显然被我的这次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张口欲呼。我眼疾手快地捂住母亲小嘴,附在她耳边笑道:「妈 ,是我。」母亲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回头白了我一眼,「你这死孩子,一天到晚没个正形……啊!你怎么还没穿衣服?!」 我一双魔手老实不客气地解开了母亲腋下的搭扣,伸进母亲衣服里隔着蕾丝胸罩玩弄着母亲丰满的乳房,同时挪了挪屁股,把 勃起的肉棒挺进了母亲两腿中间,在母亲包裹着超薄肉丝的美腿上蹭来蹭去,压根顾不上回答母亲的抱怨。  
 
母亲狠狠地拍掉我在她胸口作怪的手,「快把衣服穿起来,都十点多了你爸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我眯着眼享受着 火热的肉棒和母亲柔软细腻的丝袜美腿摩擦的快感,双手不屈不挠地重新开展袭胸,漫不经心地答道:「妈你操心过头了吧? 老头子哪次去打牌不是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再说你出去买个菜穿这么性感,怎么能不然我兽性大发啊?!男人嘛,谷精上脑 可是其他什么都顾不上的!」母亲「扑哧」一声乐了,「就你个半大小子也算是男人了?别跟妈贫了,赶紧松手让我做饭去, 你爸不回来咱们自己也得吃饭啊。」我才不依,一只手伸到母亲胯间拨开黑色的蕾丝内裤直奔要害,「我是不是男人妈你可是 最清楚的了。不信我现在就再给你证明一下。」熟练地在母亲温润的蜜穴抠挖了几下就明显感觉到指尖湿了,斜倚在我怀里的 母亲鼻息也加重了,素净的脸庞染上了红晕,喃喃地说着「那你快点儿,一会儿……嗯,哦……妈……啊,还得做饭呢……嗯 ~~」动了春情的母亲也知道不让我发泄出来我是肯定不会罢休的,加上我这样随时随地性致来了就拉着她干上一炮也算是家 常便饭了,母亲也就很乖觉地双手撑在门边墙上,把自己丰满肥熟的俏臀高高撅起。我懒得再脱母亲衣服,直接掀起旗袍后襟 ,把母亲的一条腿从黑色蕾丝内裤里解脱出来,就直接分开母亲白玉般的圆润臀瓣,驾轻就熟地把青筋暴起的火热肉棒插入了 母亲溪水潺潺地两瓣肥厚阴唇中间。  
 
伴随这母亲压抑不住的曼妙低吟,我长舒了一口气,暂时停住动作,让全根没入母亲蜜穴的肉棒仔细感受了一下腔道内的 温润柔腻,揉捏着母亲柔软光滑的臀肉和剃光阴毛后显得格外柔嫩光洁的阴户,随即开始大力耸动腰肢,粗大的肉棒不讲究任 何技巧地在母亲阴道内来回抽插,两腿贴紧了母亲包裹在肉色超薄透明丝袜的修长双腿,沙沙的摩擦声和随之而来的丝袜质感 让我格外兴奋,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母亲的身体被我冲撞得前后摇晃,兴奋的呻吟声也从母亲的红润双唇间不断飞出:「好 棒,亲爱的,用……用力!」干得兴起,我一边耸动肉棒一边把母亲的黑色蕾丝胸罩从衣服里抽了出来,放在鼻端深深地嗅了 一口,弯下腰去,整个人附在母亲背上,一手环住母亲丰腴柔软的小腹,一手探到母亲胸口肆意把玩着母亲丰满的双乳和挺立 的紫葡萄。  
 
母亲勉力扭过头来,眼神迷离地把红润的双唇凑到我嘴边,我当然毫不客气地一口吻了上去,狠狠吸住母亲柔滑的香舌。 母子俩下身紧联,上面唇舌也激烈地搅在一起,良久之后才分开,还在空气中拉出了一道淫靡的银色水线。  
 
母亲渐渐有些吃不住力,双腿开始发软。我索性让母亲跪趴在门口地板上,把白皙的丰臀高高撅起,我则跨骑在母亲肉感 十足的艳臀上,大起大落地狠干着母亲的蜜穴,借着体重每次都是重重地将整根肉棒一插到底,几乎连两颗睪丸都要挤进母亲 被我插弄得门户大开的阴道,不停撞击着母亲敏感娇嫩的子宫口。男女欢好的如火欲潮中,母亲发出连串歌唱般的美妙呻吟, 浑身肌肤晶莹如玉,胸前两个丰硕乳球随着我的挺刺动作来回晃荡,分外诱人。在我的大力抽插下,母亲的蜜穴也不断发出阵 阵水声,混合着肉体撞击声、母亲的呻吟和我的粗重喘息,构成了满室的淫靡香艳。  
 
老实说让母亲摆出这样羞耻雌伏的姿势每每都会让我欲火如焚,但是也很耗费体力。在连续挺动了上百下之后,我双手抓 着母亲丰满白皙的臀瓣,把肉棒深深埋入泥泞不堪的牝户底端,暂停住了动作,示意母亲换个姿势。  
 
母亲放平了娇躯,身体打横,侧卧在地板上。我抬起母亲一条美腿直至与地面成90度,曲膝跪坐在母亲另一条丰满修长 的大腿上,把肉棒慢慢刺入了母亲因为侧卧而显得比刚才更紧窄些的蜜穴内。这个姿势对我和母亲来说都和刺激,母亲的阴蒂 会在我动作是不断被撞击摩擦,而我则可以方便地把玩母亲的丰胸俏臀美腿。  
 
我把母亲竖起的丝袜美腿搁在自己肩上,一手摸乳一手揉臀,同时还不忘偏过头去舔舐着母亲包裹在细腻滑软丝袜下的圆 润小腿,成熟女性的体香,混合在透明丝袜的包裹下散溢出一种又酥又腻的淫靡肉香,很快几乎母亲的整条小腿上都是我湿漉 漉的口水痕迹。要说母亲的丝袜美腿对我的诱惑一点不比她的小嘴、丰乳、蜜穴或者菊肛少,最初在我和母亲真正发生肉体关 系之前,我在母亲的丝袜美腿上也贡献出过大量精液,那时母亲几乎每天要换两三双丝袜,除了我直接射在腿上的每次洗澡前 母亲脱下来的还带着她体温的丝袜裤袜都会被我拿回房间享用,母亲的足交技术也在那段时间有了长足的进步。  
 
舌尖上传递而来的细滑触感,加上肉棒动作时屁股、睪丸与母亲被我坐在身下的丰腴丝袜美腿摩擦的快感,让我原本已经 坚挺的肉棒更是膨胀到发痛的地步,母亲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还在我胸膛上来回抚摸着,让我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手上的动作, 抱紧了母亲柔润丰腴的丝袜美腿开始专心致志地进攻母亲花蜜横溢的牝户。  
 
很快,我就感到自己肉棒上传来阵阵酥麻,好像精液已经集满了,不吐不快。  
 
母亲也是俏眼迷离,边努力扭动屁股边从唇间吐出呓语,「唔唔……啊……」。  
 
我边耸动肉棒边喘息着说:「妈,我快射了!」「唔唔,别……别射在里面……啊!」在快达到顶峰的同时,我强忍住龟 头传来的酥麻感觉,迅速拔出沾满花蜜的肉棒,红肿的肉棒摩擦了几下母亲纹理细密的透明超薄肉色丝袜,没多久,一股快要 爆裂的感觉游走在激胀的肉棒上,我把肉棒往前一捅,狠狠的把龟头抵住母亲柔软的大腿,然后开始激烈的喷射浓烈白浊的浆 液。连续几次爽快无比的抽动,喷发出了比早上还多的精液,浸湿了母亲几乎整条丰腴的大腿,丝袜当然也是变得又湿又粘。  
 
几秒钟之后,喷发终于结束,面色潮红的母亲坐起身,脱下那双已经被弄得黏呼呼的肉色丝袜,然后抽了几张面纸把自己 的腿上跟地面都稍微擦拭了一下,又把胸罩和内裤穿好,我则满足而慵懒地坐在地上看着母亲忙活。  
 
母亲也拿了面纸要给我擦干净黏糊糊的肉棒,我摆摆手,也不吱声,指了指母亲红润的小嘴。母亲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但还是乖乖地跪坐到我跟前,用手指拢了拢鬓边散落的发丝,俯下身去开始用嘴为我沾满了精液和母子两人性器分泌物的肉棒 做清洁。  
 
「小色狼,这下满意啦?」等到我整根肉棒都被母亲的香涎清洗过一遍,母亲抬起潮红未退的脸庞笑问道。  
 
「嗯,谢谢妈妈!」我丝毫不嫌弃地凑上去亲了亲母亲的红唇,又恶作剧地用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在妈妈俏丽的脸蛋上蹭了 蹭,才一下子蹦起来往房间跑去,身后传来母亲的笑骂,「快把衣服穿上,瞧你光着身子像什么样子。」  
 
之后我也没再痴缠着母亲,暑假才刚开始呢,时间还长,而且一上午射了两次再想对母亲干点什么小弟弟也有心无力了, 当然了,挨挨擦擦在母亲身上揩点油那是我永远都不会觉得腻的第一娱乐。在我的坚持下,母亲又换了一双吊带雕花四面骨的 铁灰色丝袜,以满足我的手足淫欲,虽然没真个销魂,倒也让母亲一顿午饭做完娇喘吁吁,一双媚眼快滴出水来了,无毛的小 穴也是花蜜横流,弄得我满手都是。  

点我呀!喜歡就分享給朋友,还可賺佣金!
赞 (2) 再撸一发

留言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注册

注册登录